三秀_云雾山城有警花

不行我还是太中二了
TF/DC/lantern/刀男/AC

#惊喜


#庆祝一下大半夜接回了阿尼甲
#然而第一次见面他被吓到了
#全员温馨向
#然而阿尼甲的存在感……
#我就是来夸我家本丸的小天使的

【正文】









      夜色深沉,本丸里的刀剑们基本上都入睡了,除了还在战扩地图的一队们。
      阿玄百无聊赖地坐在走廊,眼睛盯着不远处飞舞的萤火虫。她靠着木柱,右手轻轻地打着节奏。
      萤火虫啊……萤丸一定很喜欢。
      战扩进行了几天,鹤丸终于找到了破解亥沟诅咒的方法,当机立断借走了三队的青江和萤丸。阿玄没有阻止,只是叮嘱鹤丸要注意安全,早点回家。萤丸毕竟是小孩子,修炼等级又低,不比一队那些天天出阵的刀剑们能持续出阵精神百倍。
      不过……宗三很开心就是了,小夜虽然等级高但还是个孩子,又是短刀每次出阵免不了因为血薄受伤,宗三心疼得不行,但他也知道小夜是唯一修炼不错的短刀,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每次手入的时候跟在他身边,然后自请远征或是在手合场疯狂练习。
      第四部队好歹出来了,以后一队的进度可以缓缓。对小夜阿玄心里总有一股歉疚,这次就让他休息一段时间和哥哥多待一会吧……她轻轻叹了口气,要早些把江雪带回家啊……
      庭院的蝉鸣声此起彼伏,阿玄有些担忧,临近三更,但仍不见青江他们回来。
    “夜已深,姬君还不休息吗?”平和淡然的男声打断了阿玄的思绪,她转头,莺丸身着浴袍静立在不远处,抬脚缓缓向她走来,“不见长谷部君在您身边真是意外,但此时您该休息了。”他的语气带着关心和淡淡的责备,让阿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您知道我不喜欢近侍什么的,就先打发他去处理公文了。”阿玄挪挪身子腾出一个位置让给莺丸,一手支着下巴有些戏谑地说:“反正他也不好违背我的意思,一句‘这是主命哦’就可以了。”莺丸点点头,微笑着赞同了她的调侃,对着这个曾被戏称“本丸养老院院长”的温和青年,阿玄放轻了声音,担忧地说:“一队出去很久了,我不见他们回来,总是不放心。”
      莺丸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和地安慰着,“姬君请放宽心,鹤丸他们的实力不容置喙,再加上有石切丸在,青江先生和萤丸不会有事。”聪慧如莺丸怎会看不出阿玄担心的是什么,莺丸看着有些放松的审神者温柔地笑笑,
      他们的这位姬君啊……就是这样见不得他们有一点受伤。两人闲聊半晌,莺丸索性留下来陪着阿玄一起等一队归来。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阿玄的睡意也越来越浓,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看得莺丸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这时,许久不见动静的庭院终于有了更多的声音。
      是鹤丸他们!
      阿玄顿时睡意全无,急急忙忙跑向大门,莺丸施施然得漫步跟在其后。
     

    “啊啊,总算回来啦。”
    “青江先生请小声些,主上他们估计都去睡了。”
    “嘛嘛,这次总算有些收获了,主君一定会高兴的。”
    “我敢说现在一定有人准备好夜宵在等我们了!我等不及要品尝一下我的美酒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阿玄开心的笑笑,接过次郎的话调侃着说,“好酒夜宵没有,伤药但是有一堆噢。”
      闻言阿玄就看到聊得热切的刀剑们惊诧又欢喜地看向她,萤丸甚至丢下自己的松风直接扑向她。
    “主人!”萤丸给了阿玄一个热情的拥抱,翠色的眼睛溜溜得闪着喜悦的光,“您一直在等我们吗?”
      阿玄摸摸萤丸白色的头发,微笑着说:“是呢,萤丸有没有受伤呢?”
     “没有!”体格娇小的大太刀骄傲的回答,一旁杵着刀剑当拐杖的次郎笑了笑,压低声音说道:“哎呀呀,我就说有人会迎接我们吧,主人哟,当真不能有酒嘛~”说罢容貌艳丽的付丧神可怜兮兮地看着阿玄。
       早就对此免疫的阿玄冷酷无情得表示“要酒没有,药酒一堆”,看着分别中伤和轻伤的青江与鹤丸,轻声说:“先去手入室吧,药研已经休息了,我一会儿就为你们手入。”一直在一旁静默不语的石切丸有些严厉地看着阿玄,说:“夜露深重,主君不去休息吗?衣着如此单薄,怕是要着凉。”
       闻言一群兴奋的付丧神们也不赞同地看向阿玄,正当她想要出言辩解的时候,莺丸平和的声线接过了话,“你们出战太久,姬君不放心呐,就是老人家我也劝不住呢。”悠闲走来的莺丸难得出言称自己为老人家。
      石切丸听罢有些无奈地说:“请主君不要再这样了,我们都是刀剑,不到出战时自保能力还是有的,您要注意自己。”阿玄也是听话的点点头,“太爷爷和papa你都这么说了,我怕是没有理由拒绝呢。”
    “嘛嘛,先不说这个,”鹤丸出声打断,金色的眼睛裹着浓浓的笑意,“这次有惊喜噢!”
      一旁的付丧神们都笑了起来,阿玄则是疑惑地看着鹤丸,“惊喜……?”
      鹤丸歪歪头,循循善诱:“还记得我那天对你说什么吗?”
   “那天?嗯……‘给你看个宝贝要不要’?”
   “不是……好好想想啦!”
   “嗯……”阿玄皱着眉头回忆着鹤丸说过的话,忽然她惊讶地睁大眼睛,确定似的看着鹤丸。见她明白自己的意思,鹤丸鼓励地点点头,阿玄说,“你说……要带回源氏重宝……”
    “没错!”鹤丸移步,露出一直没有出言的白发付丧神。阿玄惊喜地看着这位难得的宝物。
    

    

     妥帖的白色西装,俊逸秀丽的面容,白发付丧神挂着恭敬不失高贵笑容,欠身行礼,
    “我是源氏爱刀,髭切,这一世的主人啊——”他慵懒温和地看着审神者,“好好相处吧。”
   

    “哎呀……”阿玄失言,感激又温柔地笑了。
      她整理好自己的着装,诚恳地欠身感谢,
    “诸君辛苦。”
    “那么……髭切先生,欢迎你加入我们。”

     

      星野闪烁,如同主君与家臣那样诚挚明亮的心。














【捞到阿尼甲我真的很感谢我家一队们,每次出阵都受伤他们也愿意帮我带回髭切,真是……作为一个不称职的审神者我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感谢他们了。】
【话说听到阿尼甲的声音时我是漂移了一秒的,真的好……咳,青春啊……】
【太爷爷的家长力(๑•̀ㅂ•́)و✧可慈祥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