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秀_云雾山城有警花

不行我还是太中二了
TF/DC/lantern/刀男/AC

#论我家一队的路痴属性

婶人设:

姓名:阿玄
性别:女
身高:160
现状:刚从高考历劫归来的咸鱼´_>`

#又名:一队告诉我为什么你们都瞎:)##瞎也可以传染??#

【ps:有私设,石切鹤有,雷慎入】

       

     
      出战力扩充计划时阿玄是不在意的,毕竟自己的执念只是小狐丸,其他刀剑什么的都是随缘。
       门外咚咚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间纸门被拉开,鹤丸俊秀的脸带着期待的神情,直接凑到阿玄的对面:“主君!给你看个宝贝要不要!”
      “………”拒绝承认被吓到的阿玄咽下尖叫,面无表情地盯着鹤丸一脸【搞事!搞事!.jpg】,一思索,明白了鹤丸的请求,“战力扩充是吧?可以啊。”
       鹤丸自信一笑,举着手发誓说:“你放心!绝对平安归来!”他看着自家主君翻了个白眼,狡黠地眨眨眼睛,“到时候我把髭切和膝丸带回来,你可别高兴地扑到我身上哦。”
       阿玄面无表情:“卖萌出门左转石切papa不谢,这招对我没用。”
       鹤球……鹤球憋红耳朵装哑巴。
       阿玄忍不住笑出声:“你居然也有害羞的时候,我还以为papa把你宠的无法无天了。”突然她严肃的说:“你要知道我们家的等级虽然不低,但是也算不多强,战力扩充会遇到检非违使,到时候你把次郎换下来,换青江上,胁差侦查高,对你们有利。记住不要受伤,刀装碎了就回来。”
       看着阿玄严肃的脸,鹤丸认真地点头:“不要担心,有我和石切呢。”

        嘱咐过注意事项后鹤丸就带着一队撒欢地奔向战场,阿玄忍不住黑线,转头嘱咐药研准备好伤药。
       

        然而对于一队来说阿玄担心的情况都没有发生,一路顺顺利利打到搜索演练,虽然走沟多了一点,至少没有人受伤。队伍走沟鹤丸没有多少在意,走沟嘛,多走几次就不沟。鹤丸一路撒欢地砍砍砍,完全没有意识到走沟这件事的严重性。石切丸无奈地叮嘱鹤丸要小心,然后跟在他后面砍砍砍。
       一队刀们:………噫,要瞎了。
      当走沟次数越来越多的时候,鹤丸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都说太刀瞎……他带队走了那么多次沟不会是真瞎吧……鹤丸一个激灵,忍不住一巴掌糊在脸上。不行,一定要走出沟!
       而其他队员们只是好奇为什么鹤丸突然打了鸡血一样疯狂执骰,然后掉进“亥”沟里。
       安定:鹤丸先生怎么了?
       青江江:不知道耶。石切丸先生也不知道吗?
       papa:?他没有跟我说过。
       小夜:【掏出柿子吃】
       狮子王:【掏出团子坐在小夜旁边吃】
       最后青江实在受不了鹤丸一身实体化怨气蹲在一边,直接推着石切丸去询问。
       石切丸担心地看着怨气冲天的鹤丸,轻声安慰道:“鹤丸,怎么了?不想出战吗?”鹤丸听到那个让他安心的声音,抬起头撇着嘴,凄凄惨惨戚戚,十分委屈地说:“石切……我是不是真的瞎啊………”
       papa:???石切丸一头雾水,但是他还是继续问道:“……瞎?”
       鹤球:“我投了几十次骰子……都是‘亥’QAQ……石切,我是不是真的瞎啊QAQ……”
       石切丸没想到走沟对鹤丸的影响那么大,安抚的拍拍委屈成一个球的鹤ball的头,说:“不如让打刀和胁差试试吧,他们的侦查更高。”抱走委委屈屈的鹤球安慰的石切papa并没有想到自己给一队立了个flag。看着安定自信的回复石切丸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让众人没想到的是,接下来不管换谁投骰子都没能走出“亥”沟。为此“本丸第一瞎”的石切丸先生还被迫亲自上阵,结果当然是“亥”沟就是了。什么?你说玄学?开玩笑!你指望大太不瞎还不如指望江雪小公举跳舞呢。´_>`
      “亥沟诅咒”似乎感染了一队每一个人,转去三队刚从远征归来的次郎好奇地看着凄凄惨惨戚戚的一队队员,疑惑的问道:“你们怎么了?怨灵上身了?”
       青江江:【怀疑世界】诅咒……
       次郎:??
       小夜:【悲戚】这个世界……是地狱……
       次郎:???
       鹤丸:【QAQ】……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本丸全体:????
       被一队搞得一头雾水的刀们决定请出审神者,尼玛这怨气冲天的,不知道还以为是隔壁敌刀的本丸呢!
 

      “所以说……你们是因为每次投骰子都走沟,从来没有出过沟才这样的?”阿玄递给刚来本丸的萤丸一块梅花糕,得到了一个羞涩的笑容。
        石切丸头疼地问答道:“是这样的,每一个人都试过了。”
        阿玄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就是说你们在上级演练的地图只走到了‘亥’?”
        鹤球委屈.jpg:“对……”
        阿玄有些无语的看着散发怨气的一队:“我还以为我家刀们内伤了呢,就这事……”她转头看着有些跃跃欲试的萤丸,“这样吧,走不通路也不好说,你们先带别的刀试试。明天就带萤丸上吧,如果不行就找二队。总会行得通的。”无意中立下flag的阿玄满意地看着一队们又重拾信心。
        走沟嘛,多换几个人不就成了。
   

      
        三天后,阿玄看着凄凄惨惨的本丸终于头疼了。
    
        全员走沟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啊!都是路痴上身了吗!

        #今天,我家刀们还是路痴呢:)#




【后记】

婶:【随口一问】鹤球啊,你到底为啥那么在意走沟啊?
鹤球:……上次大阪城找信浓时我没把他带回来……这次……好歹要给你带回一个吧。
婶:……突然那么煽情我还真是吓一跳。【揉鹤球脑袋】我嘛,没那么执着稀有刀,就是小狐我也秉持“缘分”二字,你不要太在意,我又没一期尼,短刀嘛,总有一天能锻出来的。
鹤球:嗯……
婶:好啦好啦,papa看到又该以为我欺负你了,晚上吃什么?
鹤球:辣一点的怎么样?
婶:【吐槽】你那么怕辣还吃。
鹤球:人生需要惊吓嘛~








【这是真事儿,打上级演练的地图的时候试了十几次,换了好几轮队长,二队,三队和没入队的刀都试了,没一个走出“亥”的,全都路痴上身了_(:з」∠)_】
【爷爷不在本丸到处都是爷爷路痴的传递】
【爷爷:这锅不背:)】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