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秀_云雾山城有警花

不行我还是太中二了
TF/DC/lantern/刀男/AC

刚才我让一队带长腿部练级,然后对面三个枪【并不是枪爹【没错我就是喜欢欺负没升级的枪:)】。

本来按我家一队太打短双大太再加一个长腿部是可以完爆的,可是安定太熊,偏要打断papa的大招,因为长腿部太弱了没把对面的枪秒了,然后人家直接把papa戳了一滴血………接下来!!!接下来!!!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先说一句我家一队是鹤球,安定,papa,次郎,小狮子,小夜。鹤球的会心一击特别少,因为他从来是第一刀,一招秒_(:з」∠)_】

鹤球他直接会心一击了啊啊啊啊啊!!!!卧槽你个从来不玩会心一击的人为啥突然就会心了!!Σ( ° △ °|||)︴

这让我不得不怀疑鹤球你是不是和papa一队太久了然后对papa有了感情…………………噫………这真的是……我一队只有鹤球自己受伤的时候才会心,其他人受伤他从不管的_(:з」∠)_……可是papa掉了血他紧跟着就会心了……【一个搞事的微笑.jpg】

诸君,我觉得我吃了不得了的cp………

【以下拉郎,雷慎入】

【战场】
鹤球:【惊】石切丸!【转头】你们居然敢伤他!
【远处鹤球虐枪爹】
婶:【意味深长】噫………
次郎:【意味深长】哦~
安定:【微笑】鹤丸先生真的很在意石切丸先生啊
papa:【扶额】主君……不是……
婶:【拍肩】papa~没事~我很开明的!加油吧!拿下鹤球!我跟你讲啊我们家鹤球看着很闹腾实际上是个好孩子他上次帮了小退锄田上上次帮了歌仙抢回大狸子【是狸猫】叼走的衣服上上上次还帮药总找到了配药的原料balabalabala………
papa:………【你让我说句话好不好】

【手入室】
鹤球:【帮忙上药】你下次站在后面啦不要站前面容易受伤到时候跟主君说一下她心疼我们一定会答应的还有啊我们带队练人不会出问题主君那么爱惜刀剑不会让我们去高级地图最多在战国时代溜溜……【碎碎念】
papa:【你这说话不带标点是跟主君学的吗】鹤丸先生……
鹤球:【继续碎碎念】所以你不用现在新队员前面帮忙挡伤害你看出问题了吧!药研远征了谁给你上药啊!
papa:【我该欣慰你多了两个感叹号吗…】鹤丸……
鹤球:【碎碎念max】我明天就去找主君她不给御守我就赖在她门口不走……【放弃吧宝贝儿婶婶没钱←_←】
papa:【认真】鹤丸国永!
鹤球:【呆】……啊?
papa:【叹息】我是说……长谷部等级太低,你也说了今天出了意外,如果我不挡在他面前他就要受伤了。我只是掉了一滴血,这很划得来。
鹤球:可是……
papa:【突然抱住鹤球】主君除了短刀们最在乎的就是一队,我明白她让我们带队员练级的用意,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鹤球:【委屈】可是你都受伤了
papa:【无奈笑】这连轻伤都算不上啊
鹤球:【哼唧】我说是就是……
      
       
        哼哼唧唧表示了一滴血也是伤,窝在石切丸怀里的鹤丸突然反应过来石切丸刚才抱住了他……
        空气突然安静………
      “嘛……石切丸……你知道我喜欢你是吧……”鹤丸垂下头有些胆怯地说,老天证明他虽然喜欢搞事但是暗恋被当事人知道什么的……他突然紧张起来。
        如果……如果他不喜欢我呢……
        石切丸低头看着怀里一改往日意气风发模样的仙鹤羞怯的垂着脑袋,瘦弱的的身子甚至有些紧张地轻轻颤抖。第一次暗恋人吧……石切丸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他安慰似的拍拍鹤丸的背,用沉稳温和的嗓音说:“啊……一开始呢是没有发觉的,毕竟是我带回来的孩子…”然后他感觉到怀里的人突然僵硬了。
       好人卡,一定是好人卡是吧!……说不定还是儿子卡这样的东西……鹤球觉得自己整个球都不好了,刀身第一次暗恋无终还被暗恋对象当成儿子什么的……
       像是感觉到鹤丸在想什么一样,石切丸无奈地抬起鹤丸的头,强迫他直视自己的眼睛,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鹤丸眼里的【啊居然被发卡了人身没有了希望】,他无奈的说:“所以说不要在我说话的时候想太多啊。”也不要跟主君学这些无聊的东西【婶:纳尼?!】石切papa突破机动地赏了鹤丸一个脑瓜蹦,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但是……我不是没有想过,能被鹤丸喜欢,大概是谁都渴望的吧。”石切丸看着呆住地甚至忘记揉头的鹤丸,一边轻轻地揉着他的头一边说:“所以啊,并不是你不够好,我没有嫌弃你啊。能被喜欢,我也是吓了一跳呢,谁会喜欢我这样一个脱节的老人家呢?不自信的是我,我一直想能配上你的,大概是主君一样年轻朝气的孩子吧,我被岁月染上风霜,一直被供奉参拜,感情……是很难涉足的领域呢。”
       鹤丸终于反应过来石切丸的态度,一下子轻松下来,抱着石切丸的手吐槽:“我才不要主君……她一天嘲讽我八次!上午两次下午两次晚上还要加倍!哼……”他看着石切丸的眼睛,温柔的,深情的,像紫色的漩涡一样让他甘心沉沦。他鬼使神差地抚上那双漂亮的眼睛,用自己最认真的语气说:
     “我是真的喜欢你,也许是从我被带回来开始,也许是和你携手抗敌开始,也许是你笑着不介意我作怪开始……也许是注定我来到这个本丸就会喜欢你。”
       石切丸凝视着认真表白的白鹤,拉过他的手按在胸口。
      ——“那么……我心如君心,不负相思意。”

   
   
    “话说我是不是按到你伤口了?”
    “都说了只是小伤啊……”
    “我不管!一滴血也是伤!为什么药研还没回来!”
    “……”

【手入室外】
婶:………
药总:【拿着药物】……大将,我们还进去吗。
婶:……药总啊你的标点都变成句号了就不要问我了。【深沉】打扰人谈恋爱是不对的。
药总:……大将你是不是因为没钱买御守不想面对鹤丸先生:)
婶:【僵】
药总::)







【我发誓我一开始只想写个对话体的小段子_(:з」∠)_………嘛………】
【文笔渣,总觉得鹤球被我写毁了_(:з」∠)_】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