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秀_帕省观察警车小分队

【我的介绍怎么又双叒叕没了?!】
茵莱=Inle

DC/TF/绿灯/警车/擎天柱/虹七/虹蓝/居士/锈湖

【高亮】条子是真爱,g1补子是瑰宝。
【高亮】偏激蝙蝠粉,偏激绿灯粉,偏激正联粉,你要是骂他们,我就骂你(抱拳)
【高亮】虹七真爱,虹蓝万岁。不食黑蓝/黑虹/虹莎/虹灵等等等,我爱官配。(极点cp好磕)
【高亮】不·要·在·我·面·前·洗·白·黑·小·虎!!

冷西皮拥护者,拉郎配有这————么好!!

神出鬼没在各个圈,爱好广泛,也只是广泛。
在职婶婶,家有大龄摸鱼刀子精一群

勉强算个画画的,做着太太梦的垃圾写手。
喜欢空想的实干家,大概是个精分,目前学着让自己冷静。
学好英语,努力变得更好。

“少主在想什么呢?”


#达成新成就——上色火葬场[初级]#

“是非对错,我似乎分不清了。”

————————————————————


上次那个ooc的黑达脑洞,试着写了一段。文中没有姓名提及,因为这会居士什么都不知道。

文名暂定“觉梦一途”,那天上课的时候老师突然提了《列子》的思想——生灭同理,觉梦一途。不必分辨是非,不必分辨迷清。

恍然大悟,一时觉得没有比这更适合本文的黑达了。

想找一个快乐的地方。


没有恐惧,没有压力,不会愤怒,也不会心痛。


我可以平静地欣赏所有的美好。



美人。

————————————————————
#上色好难啊【烟】#
#今天表白居士了吗?表了#

庆祝一下我第一张完整的指绘,祝我的cp在平行世界长长久久!!(热泪盈眶.jpg)

【我做到了!我也是会画画的人了!!】
————————————————————

图来自我一个非常ooc的脑洞。

大概就是少主和居士其实小的时候见过,居士还顺手救了他一把,但是两个人在没有来往。在十里画廊期间少主最后发现自己居然喜欢上了居士,然后果断地决定放纵一次,废了居士的武功,用药让他失忆【彻彻底底的那种】,带着居士消失了。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已经承受过一次失去的感觉,不想再承受第二次,所以不管不顾也要动手。

然后少侠和其他人们都开始找居士,找了半年也没有消息,达夫人被救出来但是毫不知情【夫人我对不起你啊!!】。而少主这会儿正带着失忆又受伤的居士向南边出发。

一路上因为失忆了,居士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的高冷,反而对一直沉默照顾他的少主很有好感。而少主虽然带着居士走了,但是他还没有想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所以对居士态度很微妙。说不好吧,吃穿住行全都一手包办;说好吧,又任由居士形如废人也不恢复他的功力。

居士有一次问他:“我们真的是朋友吗?”

“是,十年前你救了我,但是后来在也没见过。”

“可你似乎对我没那么……友善?”

“……我喜欢你,但是你拒绝了。”

对于少主扯谎居士只是惊讶了一下,但并没有讨厌,反而笑着说:“我是没想到,看来失忆前你并不是我喜欢的一类。”

少主没说话,端着碗就把药怼到居士嘴里,居士知道他是有点生气,但莫名想逗逗他,他觉得可能这个人说的都是真的,因为自己对他没有恶意。

然后居士就问:“你知道我的名字吗?”

少主沉默半晌,说出了小时候居士的化名:“阿源,你对我说过你叫阿源。”

居士:“那你呢?”

少主:“……你愿意还可以叫我阿肃。”

居士就开心地笑着叫他,“阿肃。”

那一刻少主觉得有一点悸动,看着居士信任纯真的眼神,第一次觉得被占据了全部的思想。

他可能动心了。


之后的日子就是黑达日常,主要是少主伪装沉默寡言的暗恋者一路照顾半残废的居士。被照顾的居士变身皮皮达日常逗少主。少主虽然烦他事儿多,但是又不会阻止。

咱们少主相当聪明,他知道一直拖着居士失忆的原因会引起怀疑,所以主动对居士说,“你是琴师,在江湖上有点名声,但招惹了一伙恶徒所以被打成了重伤,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失忆的,但是你的伤还可以慢慢调理。”

居士问谁是恶徒,少主淡定地说:“魔教。”

居士信了。


半年,他们朝夕相对。有的时候黑小虎看着达达虚弱心痛的样子会难过,达达看着黑小虎沉默地照料也有所触动。一个午后,达达在院子里睡着了,黑小虎看了他半晌,然后伸手轻轻撩起他的鬓发,小憩的人动了动,睁开眼就看到眼前无措的少年。他还傻傻地攥着他的头发,看他的眼睛却不肯错过一分。

达达觉得自己可能脸红了。喜欢男人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可耻的事,但他不敢确定阿肃还喜欢他。

然后他感到脸上轻柔地触碰,他的阿肃对他说:“外面凉,我抱你进去。”

他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握着阿肃的手蹭了蹭,说:“嗯。”


两人算坦白了。少主也放松了紧绷的心,他甚至荒谬地想,也许就这样下去也不错。他不在背负魔教少主的压力,他和大达达可以吵吵闹闹但不分彼此地活下去。从此以后世界上只有阿源和阿肃。


凡事都有但是,快一年后少侠终于找到了少主他们。少主隐隐觉得偷来的快乐要结束了。面对少侠的质问和怒火,少主说:“他从前如何跟我有什么关系,现在他在我身边,他依赖的人是我,他关心的人是我,他眼中的人——是我。”

“如果他想起来呢!黑小虎,你不能瞒着达达一辈子。七剑也绝对不会任由你带走他!”虹猫呵斥,他无法理解黑小虎的做法,但却说,“你说你喜欢他。那么你就该喜欢一个完整的他,而不是失去了记忆和武功,任由你哄骗的人!”

黑小虎一震。阿源会恨我?他想,如果阿源能记起来,他——

“至少,”那一刻,高傲的少年低声又嘶哑地呢喃,更像是祈求无望的结果,“他现在是我的阿源。”



少侠说不动少主,就说,“如果你敢还他记忆,而他也愿意接受这一切和你在一起,那么,七剑绝不再干涉这一切!如果他不能接受,那么你就必须放了达达!”

少主很茫然,他不想失去阿源,但他又贪心希望达达也能和阿源一样接受他。


少主恍惚回到住所,看到居士关切的样子,终于决定说:“阿源……如果我有办法让你恢复记忆,你愿意吗?”

居士愣住了,因为少主这话说得非常决绝,他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然后看着少主拿出一瓶药。

“这个可以帮助你。阿源——如果你做了选择,”阿肃闭上眼睛,豁然睁开,眼底是魔教少主的冷酷霸气,“告诉我。”






基本就是这样,结局我想了两个,一个居士放弃恢复记忆,从此阿源和阿肃远走高飞;一个居士恢复记忆,爱恨交加间他和少主同归于尽。

————————————————————
啊……不管哪个都好带感【闭嘴吧

“阿源”和“阿肃”两个名字来自我给虹七拟人的第一版名字“崔源”和“桓肃”……后来放弃了,算是个纪念吧。






昨晚做梦,梦到自己被人追杀。一开始不知道是谁,但是后半段才发现是髭切。


髭切。


髭切——


髭切!!!!!


阿尼甲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追杀我!!!你还记得我是你可爱的啊路基吗!!!



总之最后的场景是定格在一个大门一样的地方,我正庆幸自己安全了结果就听到身后轰的一声,一看,他老人家把墙直接用刀劈成两半,然后——转头看到了我 :)


【围笑】



我死定了——




————————————————————


总觉得做这个梦是因为老久没上刀剑然后一群刀子精派人来收拾我了orz


可为什么会是髭切啊!!而且梦里他特别恨我啊总是十分不悦地围笑!!!超可怕好吗!!!他还策反了我的两个小伙伴一起追杀我?!!


_(:з」∠)_精神衰弱


“去年花开时,干娘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