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秀_云雾山城有警花

世界之大,天地为家。

#惊喜


#庆祝一下大半夜接回了阿尼甲
#然而第一次见面他被吓到了
#全员温馨向
#然而阿尼甲的存在感……
#我就是来夸我家本丸的小天使的

【正文】









      夜色深沉,本丸里的刀剑们基本上都入睡了,除了还在战扩地图的一队们。
      阿玄百无聊赖地坐在走廊,眼睛盯着不远处飞舞的萤火虫。她靠着木柱,右手轻轻地打着节奏。
      萤火虫啊……萤丸一定很喜欢。
      战扩进行了几天,鹤丸终于找到了破解亥沟诅咒的方法,当机立断借走了三队的青江和萤丸。阿玄没有阻止,只是叮嘱鹤丸要注意安全,早点回家。萤丸毕竟是小孩子,修炼等级又低,不比一队那些天天出阵的刀剑们能持续出阵精神百倍。
      不过……宗三很开心就是了,小夜虽然等级高但还是个孩子,又是短刀每次出阵免不了因为血薄受伤,宗三心疼得不行,但他也知道小夜是唯一修炼不错的短刀,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每次手入的时候跟在他身边,然后自请远征或是在手合场疯狂练习。
      第四部队好歹出来了,以后一队的进度可以缓缓。对小夜阿玄心里总有一股歉疚,这次就让他休息一段时间和哥哥多待一会吧……她轻轻叹了口气,要早些把江雪带回家啊……
      庭院的蝉鸣声此起彼伏,阿玄有些担忧,临近三更,但仍不见青江他们回来。
    “夜已深,姬君还不休息吗?”平和淡然的男声打断了阿玄的思绪,她转头,莺丸身着浴袍静立在不远处,抬脚缓缓向她走来,“不见长谷部君在您身边真是意外,但此时您该休息了。”他的语气带着关心和淡淡的责备,让阿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您知道我不喜欢近侍什么的,就先打发他去处理公文了。”阿玄挪挪身子腾出一个位置让给莺丸,一手支着下巴有些戏谑地说:“反正他也不好违背我的意思,一句‘这是主命哦’就可以了。”莺丸点点头,微笑着赞同了她的调侃,对着这个曾被戏称“本丸养老院院长”的温和青年,阿玄放轻了声音,担忧地说:“一队出去很久了,我不见他们回来,总是不放心。”
      莺丸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和地安慰着,“姬君请放宽心,鹤丸他们的实力不容置喙,再加上有石切丸在,青江先生和萤丸不会有事。”聪慧如莺丸怎会看不出阿玄担心的是什么,莺丸看着有些放松的审神者温柔地笑笑,
      他们的这位姬君啊……就是这样见不得他们有一点受伤。两人闲聊半晌,莺丸索性留下来陪着阿玄一起等一队归来。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阿玄的睡意也越来越浓,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看得莺丸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这时,许久不见动静的庭院终于有了更多的声音。
      是鹤丸他们!
      阿玄顿时睡意全无,急急忙忙跑向大门,莺丸施施然得漫步跟在其后。
     

    “啊啊,总算回来啦。”
    “青江先生请小声些,主上他们估计都去睡了。”
    “嘛嘛,这次总算有些收获了,主君一定会高兴的。”
    “我敢说现在一定有人准备好夜宵在等我们了!我等不及要品尝一下我的美酒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阿玄开心的笑笑,接过次郎的话调侃着说,“好酒夜宵没有,伤药但是有一堆噢。”
      闻言阿玄就看到聊得热切的刀剑们惊诧又欢喜地看向她,萤丸甚至丢下自己的松风直接扑向她。
    “主人!”萤丸给了阿玄一个热情的拥抱,翠色的眼睛溜溜得闪着喜悦的光,“您一直在等我们吗?”
      阿玄摸摸萤丸白色的头发,微笑着说:“是呢,萤丸有没有受伤呢?”
     “没有!”体格娇小的大太刀骄傲的回答,一旁杵着刀剑当拐杖的次郎笑了笑,压低声音说道:“哎呀呀,我就说有人会迎接我们吧,主人哟,当真不能有酒嘛~”说罢容貌艳丽的付丧神可怜兮兮地看着阿玄。
       早就对此免疫的阿玄冷酷无情得表示“要酒没有,药酒一堆”,看着分别中伤和轻伤的青江与鹤丸,轻声说:“先去手入室吧,药研已经休息了,我一会儿就为你们手入。”一直在一旁静默不语的石切丸有些严厉地看着阿玄,说:“夜露深重,主君不去休息吗?衣着如此单薄,怕是要着凉。”
       闻言一群兴奋的付丧神们也不赞同地看向阿玄,正当她想要出言辩解的时候,莺丸平和的声线接过了话,“你们出战太久,姬君不放心呐,就是老人家我也劝不住呢。”悠闲走来的莺丸难得出言称自己为老人家。
      石切丸听罢有些无奈地说:“请主君不要再这样了,我们都是刀剑,不到出战时自保能力还是有的,您要注意自己。”阿玄也是听话的点点头,“太爷爷和papa你都这么说了,我怕是没有理由拒绝呢。”
    “嘛嘛,先不说这个,”鹤丸出声打断,金色的眼睛裹着浓浓的笑意,“这次有惊喜噢!”
      一旁的付丧神们都笑了起来,阿玄则是疑惑地看着鹤丸,“惊喜……?”
      鹤丸歪歪头,循循善诱:“还记得我那天对你说什么吗?”
   “那天?嗯……‘给你看个宝贝要不要’?”
   “不是……好好想想啦!”
   “嗯……”阿玄皱着眉头回忆着鹤丸说过的话,忽然她惊讶地睁大眼睛,确定似的看着鹤丸。见她明白自己的意思,鹤丸鼓励地点点头,阿玄说,“你说……要带回源氏重宝……”
    “没错!”鹤丸移步,露出一直没有出言的白发付丧神。阿玄惊喜地看着这位难得的宝物。
    

    

     妥帖的白色西装,俊逸秀丽的面容,白发付丧神挂着恭敬不失高贵笑容,欠身行礼,
    “我是源氏爱刀,髭切,这一世的主人啊——”他慵懒温和地看着审神者,“好好相处吧。”
   

    “哎呀……”阿玄失言,感激又温柔地笑了。
      她整理好自己的着装,诚恳地欠身感谢,
    “诸君辛苦。”
    “那么……髭切先生,欢迎你加入我们。”

     

      星野闪烁,如同主君与家臣那样诚挚明亮的心。














【捞到阿尼甲我真的很感谢我家一队们,每次出阵都受伤他们也愿意帮我带回髭切,真是……作为一个不称职的审神者我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感谢他们了。】
【话说听到阿尼甲的声音时我是漂移了一秒的,真的好……咳,青春啊……】
【太爷爷的家长力(๑•̀ㅂ•́)و✧可慈祥了!】

占tag

我真是给战扩跪了_(:з」∠)_

求助诸位婶婶你们是怎么走出e2的亥沟的,,太虐了,换谁都没用啊_(:з」∠)_

#论我家一队的路痴属性

婶人设:

姓名:阿玄
性别:女
身高:160
现状:刚从高考历劫归来的咸鱼´_>`

#又名:一队告诉我为什么你们都瞎:)##瞎也可以传染??#

【ps:有私设,石切鹤有,雷慎入】

       

     
      出战力扩充计划时阿玄是不在意的,毕竟自己的执念只是小狐丸,其他刀剑什么的都是随缘。
       门外咚咚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间纸门被拉开,鹤丸俊秀的脸带着期待的神情,直接凑到阿玄的对面:“主君!给你看个宝贝要不要!”
      “………”拒绝承认被吓到的阿玄咽下尖叫,面无表情地盯着鹤丸一脸【搞事!搞事!.jpg】,一思索,明白了鹤丸的请求,“战力扩充是吧?可以啊。”
       鹤丸自信一笑,举着手发誓说:“你放心!绝对平安归来!”他看着自家主君翻了个白眼,狡黠地眨眨眼睛,“到时候我把髭切和膝丸带回来,你可别高兴地扑到我身上哦。”
       阿玄面无表情:“卖萌出门左转石切papa不谢,这招对我没用。”
       鹤球……鹤球憋红耳朵装哑巴。
       阿玄忍不住笑出声:“你居然也有害羞的时候,我还以为papa把你宠的无法无天了。”突然她严肃的说:“你要知道我们家的等级虽然不低,但是也算不多强,战力扩充会遇到检非违使,到时候你把次郎换下来,换青江上,胁差侦查高,对你们有利。记住不要受伤,刀装碎了就回来。”
       看着阿玄严肃的脸,鹤丸认真地点头:“不要担心,有我和石切呢。”

        嘱咐过注意事项后鹤丸就带着一队撒欢地奔向战场,阿玄忍不住黑线,转头嘱咐药研准备好伤药。
       

        然而对于一队来说阿玄担心的情况都没有发生,一路顺顺利利打到搜索演练,虽然走沟多了一点,至少没有人受伤。队伍走沟鹤丸没有多少在意,走沟嘛,多走几次就不沟。鹤丸一路撒欢地砍砍砍,完全没有意识到走沟这件事的严重性。石切丸无奈地叮嘱鹤丸要小心,然后跟在他后面砍砍砍。
       一队刀们:………噫,要瞎了。
      当走沟次数越来越多的时候,鹤丸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都说太刀瞎……他带队走了那么多次沟不会是真瞎吧……鹤丸一个激灵,忍不住一巴掌糊在脸上。不行,一定要走出沟!
       而其他队员们只是好奇为什么鹤丸突然打了鸡血一样疯狂执骰,然后掉进“亥”沟里。
       安定:鹤丸先生怎么了?
       青江江:不知道耶。石切丸先生也不知道吗?
       papa:?他没有跟我说过。
       小夜:【掏出柿子吃】
       狮子王:【掏出团子坐在小夜旁边吃】
       最后青江实在受不了鹤丸一身实体化怨气蹲在一边,直接推着石切丸去询问。
       石切丸担心地看着怨气冲天的鹤丸,轻声安慰道:“鹤丸,怎么了?不想出战吗?”鹤丸听到那个让他安心的声音,抬起头撇着嘴,凄凄惨惨戚戚,十分委屈地说:“石切……我是不是真的瞎啊………”
       papa:???石切丸一头雾水,但是他还是继续问道:“……瞎?”
       鹤球:“我投了几十次骰子……都是‘亥’QAQ……石切,我是不是真的瞎啊QAQ……”
       石切丸没想到走沟对鹤丸的影响那么大,安抚的拍拍委屈成一个球的鹤ball的头,说:“不如让打刀和胁差试试吧,他们的侦查更高。”抱走委委屈屈的鹤球安慰的石切papa并没有想到自己给一队立了个flag。看着安定自信的回复石切丸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让众人没想到的是,接下来不管换谁投骰子都没能走出“亥”沟。为此“本丸第一瞎”的石切丸先生还被迫亲自上阵,结果当然是“亥”沟就是了。什么?你说玄学?开玩笑!你指望大太不瞎还不如指望江雪小公举跳舞呢。´_>`
      “亥沟诅咒”似乎感染了一队每一个人,转去三队刚从远征归来的次郎好奇地看着凄凄惨惨戚戚的一队队员,疑惑的问道:“你们怎么了?怨灵上身了?”
       青江江:【怀疑世界】诅咒……
       次郎:??
       小夜:【悲戚】这个世界……是地狱……
       次郎:???
       鹤丸:【QAQ】……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本丸全体:????
       被一队搞得一头雾水的刀们决定请出审神者,尼玛这怨气冲天的,不知道还以为是隔壁敌刀的本丸呢!
 

      “所以说……你们是因为每次投骰子都走沟,从来没有出过沟才这样的?”阿玄递给刚来本丸的萤丸一块梅花糕,得到了一个羞涩的笑容。
        石切丸头疼地问答道:“是这样的,每一个人都试过了。”
        阿玄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就是说你们在上级演练的地图只走到了‘亥’?”
        鹤球委屈.jpg:“对……”
        阿玄有些无语的看着散发怨气的一队:“我还以为我家刀们内伤了呢,就这事……”她转头看着有些跃跃欲试的萤丸,“这样吧,走不通路也不好说,你们先带别的刀试试。明天就带萤丸上吧,如果不行就找二队。总会行得通的。”无意中立下flag的阿玄满意地看着一队们又重拾信心。
        走沟嘛,多换几个人不就成了。
   

      
        三天后,阿玄看着凄凄惨惨的本丸终于头疼了。
    
        全员走沟到底是个什么概念啊!都是路痴上身了吗!

        #今天,我家刀们还是路痴呢:)#




【后记】

婶:【随口一问】鹤球啊,你到底为啥那么在意走沟啊?
鹤球:……上次大阪城找信浓时我没把他带回来……这次……好歹要给你带回一个吧。
婶:……突然那么煽情我还真是吓一跳。【揉鹤球脑袋】我嘛,没那么执着稀有刀,就是小狐我也秉持“缘分”二字,你不要太在意,我又没一期尼,短刀嘛,总有一天能锻出来的。
鹤球:嗯……
婶:好啦好啦,papa看到又该以为我欺负你了,晚上吃什么?
鹤球:辣一点的怎么样?
婶:【吐槽】你那么怕辣还吃。
鹤球:人生需要惊吓嘛~








【这是真事儿,打上级演练的地图的时候试了十几次,换了好几轮队长,二队,三队和没入队的刀都试了,没一个走出“亥”的,全都路痴上身了_(:з」∠)_】
【爷爷不在本丸到处都是爷爷路痴的传递】
【爷爷:这锅不背:)】

占tag

卧槽换了青江做队长结果一发入魂萤总就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青江江你开不开心!!这是个可爱的孩子哟!

突然好想写写自家本丸的日子_(:з」∠)_写写我家不捞刀不肝图悠悠闲闲的小日子ε-(´∀`; )

婶:【喝茶】我家真是悠闲啊……
鹤球:【吐槽】别装了主君,昨天晚上还做梦念叨“小狐丸小狐丸狐球你在哪儿啊”呢┐(´-`)┌
婶:【沉默】……鹤ball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写你和papa的万字小黄文全本丸传阅:)
鹤球:【搞事.jpg】只要你敢拿给石切和太郎看~
婶:【痛心】鹤球你还记得我是你主君吗!你居然这样对我!当初那个活泼可爱善解人意的鹤球哪去了!
安定:【吐槽】主人你说的真是鹤丸先生吗……
清光:【吐槽】就是啊,明明最可爱的是我。
婶:………:)好了清光光你最可爱麻烦把你家那只大魔王拖走!
安定:【摊手】噫,我明明那么纯良,主人你不能诽谤哦。
婶::)走开,你们这些小刀精!
鹤球:嘛嘛,主君你就承认自己技不如人怼不过安定吧:)
婶:QAQ太爷爷你看!他们欺负我!【告状】
莺丸:【喝茶微笑】真是和平的一天啊。









这大概就是一个婶婶日常被怼的日常【捂脸】有cp的话就是小狐婶,石切鹤,新选组们谈恋爱_(:з」∠)_婶婶和刀子精们亲情向【婶:叫爸爸! papa/迷酱:主君别闹:)】

【爷爷?不存在的:)】
【没有一期尼没有萤总没有江雪没有园长的日子:)】
【小短裤们别担芯!婶婶这里鞭策一队给你们捞哥哥!QAQ】

刚才我让一队带长腿部练级,然后对面三个枪【并不是枪爹【没错我就是喜欢欺负没升级的枪:)】。

本来按我家一队太打短双大太再加一个长腿部是可以完爆的,可是安定太熊,偏要打断papa的大招,因为长腿部太弱了没把对面的枪秒了,然后人家直接把papa戳了一滴血………接下来!!!接下来!!!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先说一句我家一队是鹤球,安定,papa,次郎,小狮子,小夜。鹤球的会心一击特别少,因为他从来是第一刀,一招秒_(:з」∠)_】

鹤球他直接会心一击了啊啊啊啊啊!!!!卧槽你个从来不玩会心一击的人为啥突然就会心了!!Σ( ° △ °|||)︴

这让我不得不怀疑鹤球你是不是和papa一队太久了然后对papa有了感情…………………噫………这真的是……我一队只有鹤球自己受伤的时候才会心,其他人受伤他从不管的_(:з」∠)_……可是papa掉了血他紧跟着就会心了……【一个搞事的微笑.jpg】

诸君,我觉得我吃了不得了的cp………

【以下拉郎,雷慎入】

【战场】
鹤球:【惊】石切丸!【转头】你们居然敢伤他!
【远处鹤球虐枪爹】
婶:【意味深长】噫………
次郎:【意味深长】哦~
安定:【微笑】鹤丸先生真的很在意石切丸先生啊
papa:【扶额】主君……不是……
婶:【拍肩】papa~没事~我很开明的!加油吧!拿下鹤球!我跟你讲啊我们家鹤球看着很闹腾实际上是个好孩子他上次帮了小退锄田上上次帮了歌仙抢回大狸子【是狸猫】叼走的衣服上上上次还帮药总找到了配药的原料balabalabala………
papa:………【你让我说句话好不好】

【手入室】
鹤球:【帮忙上药】你下次站在后面啦不要站前面容易受伤到时候跟主君说一下她心疼我们一定会答应的还有啊我们带队练人不会出问题主君那么爱惜刀剑不会让我们去高级地图最多在战国时代溜溜……【碎碎念】
papa:【你这说话不带标点是跟主君学的吗】鹤丸先生……
鹤球:【继续碎碎念】所以你不用现在新队员前面帮忙挡伤害你看出问题了吧!药研远征了谁给你上药啊!
papa:【我该欣慰你多了两个感叹号吗…】鹤丸……
鹤球:【碎碎念max】我明天就去找主君她不给御守我就赖在她门口不走……【放弃吧宝贝儿婶婶没钱←_←】
papa:【认真】鹤丸国永!
鹤球:【呆】……啊?
papa:【叹息】我是说……长谷部等级太低,你也说了今天出了意外,如果我不挡在他面前他就要受伤了。我只是掉了一滴血,这很划得来。
鹤球:可是……
papa:【突然抱住鹤球】主君除了短刀们最在乎的就是一队,我明白她让我们带队员练级的用意,所以你不用担心我。
鹤球:【委屈】可是你都受伤了
papa:【无奈笑】这连轻伤都算不上啊
鹤球:【哼唧】我说是就是……
      
       
        哼哼唧唧表示了一滴血也是伤,窝在石切丸怀里的鹤丸突然反应过来石切丸刚才抱住了他……
        空气突然安静………
      “嘛……石切丸……你知道我喜欢你是吧……”鹤丸垂下头有些胆怯地说,老天证明他虽然喜欢搞事但是暗恋被当事人知道什么的……他突然紧张起来。
        如果……如果他不喜欢我呢……
        石切丸低头看着怀里一改往日意气风发模样的仙鹤羞怯的垂着脑袋,瘦弱的的身子甚至有些紧张地轻轻颤抖。第一次暗恋人吧……石切丸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他安慰似的拍拍鹤丸的背,用沉稳温和的嗓音说:“啊……一开始呢是没有发觉的,毕竟是我带回来的孩子…”然后他感觉到怀里的人突然僵硬了。
       好人卡,一定是好人卡是吧!……说不定还是儿子卡这样的东西……鹤球觉得自己整个球都不好了,刀身第一次暗恋无终还被暗恋对象当成儿子什么的……
       像是感觉到鹤丸在想什么一样,石切丸无奈地抬起鹤丸的头,强迫他直视自己的眼睛,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鹤丸眼里的【啊居然被发卡了人身没有了希望】,他无奈的说:“所以说不要在我说话的时候想太多啊。”也不要跟主君学这些无聊的东西【婶:纳尼?!】石切papa突破机动地赏了鹤丸一个脑瓜蹦,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但是……我不是没有想过,能被鹤丸喜欢,大概是谁都渴望的吧。”石切丸看着呆住地甚至忘记揉头的鹤丸,一边轻轻地揉着他的头一边说:“所以啊,并不是你不够好,我没有嫌弃你啊。能被喜欢,我也是吓了一跳呢,谁会喜欢我这样一个脱节的老人家呢?不自信的是我,我一直想能配上你的,大概是主君一样年轻朝气的孩子吧,我被岁月染上风霜,一直被供奉参拜,感情……是很难涉足的领域呢。”
       鹤丸终于反应过来石切丸的态度,一下子轻松下来,抱着石切丸的手吐槽:“我才不要主君……她一天嘲讽我八次!上午两次下午两次晚上还要加倍!哼……”他看着石切丸的眼睛,温柔的,深情的,像紫色的漩涡一样让他甘心沉沦。他鬼使神差地抚上那双漂亮的眼睛,用自己最认真的语气说:
     “我是真的喜欢你,也许是从我被带回来开始,也许是和你携手抗敌开始,也许是你笑着不介意我作怪开始……也许是注定我来到这个本丸就会喜欢你。”
       石切丸凝视着认真表白的白鹤,拉过他的手按在胸口。
      ——“那么……我心如君心,不负相思意。”

   
   
    “话说我是不是按到你伤口了?”
    “都说了只是小伤啊……”
    “我不管!一滴血也是伤!为什么药研还没回来!”
    “……”

【手入室外】
婶:………
药总:【拿着药物】……大将,我们还进去吗。
婶:……药总啊你的标点都变成句号了就不要问我了。【深沉】打扰人谈恋爱是不对的。
药总:……大将你是不是因为没钱买御守不想面对鹤丸先生:)
婶:【僵】
药总::)







【我发誓我一开始只想写个对话体的小段子_(:з」∠)_………嘛………】
【文笔渣,总觉得鹤球被我写毁了_(:з」∠)_】

多可笑啊,都是人,所以因为性别男人就大气,女人就小气。

凭什么,什么时候性别约束了性格?为什么站在顶层的可以全部是男人,你们没有意见?而老师,你们却因为女人太多阴阳不调的借口而否定了!我居然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我居然到今天才真正感到了这些不公。

一个达特森兄弟的虐梗。梗来自图片。


↓↓↓↓↓↓↓↓↓↓


       帕拉克萨斯,螺旋花园里蓝色的甲烷熠熠生辉,水晶碰撞发出悠扬的响声。烟幕和蓝霹雳偶尔会坐在音乐喷泉边唱着至高天组曲,随手抽走警车手里的数据板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哈哈大笑,警车会黑着脸数落他们,然后他们一起大笑。现在呢?该死的战争毁了一切。

       蓝霹雳坐在废墟里,炮火遗留的浓烟熏得他睁不开眼睛“去他渣的霸天虎”,他伸手抹掉眼中的泪水转头离开。

       和平被践踏,家园不再。

虽然因为议员波入坑,但是我第一本认认真真看完的是漂移的故事。

也不怪我对漂移比较特别,虽然最喜欢的不是他,但是一说到熟悉的人物第一个想到的总是他。

神他妈刘禅守成之主!!!!!!神他妈刘禅明哲保身!!!!神他妈刘禅关心百姓!!!!!!!老子一本后主传扇飞你费祎被你吃了?!!!!!!!蒋琬被你吃了?董允被你吃了!他刘禅要不是运气好遇上一群傻子肯为他卖命他算个西瓜!!!!!!!!

去你全家的诸葛亮家长式管理!!!!!!脑残就不要在历史上放屁好吗!!!!!